建议投诉 | 联系我们 | 关注微信 商云网 _专注于云计算_大数据报道的科技新媒体!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前沿技术 » 正文

清华学生酆尚宽创业:我为什么选择卖爆米花

来源:2016-01-01 | 人围观 | 评论:暂无评论

我叫酆(fēng)尚宽,台湾人,今年刚刚在清华经管硕士毕业,是一个看剧中毒者,是一个创业卖爆米花的,也可能是一个超级拖延症晚期。


三年前,我在清华的一堂研究生选修课“创办新企业”上,第一次向同学讲述我的创业梦想:打造一款在家看剧专用爆米花。


清华学生酆尚宽创业:我为什么选择卖爆米花


在台湾,爆米花是周末宅在家里看剧时的完美搭配。作为一个来自台湾的吃货,我决定把这款台湾爆米花介绍给我的朋友们。


在周围朋友的鼓励下,我和同学带着项目参加了清华“昆山杯”创业大赛,并且获得了第一名。一时间,我在清华学生创业圈名声大噪,不少投资人纷纷向我伸出橄榄枝。


正当我以为自己即将成为下一个创业传奇时,却被残酷的现实狠狠扇了两个耳光。


第一个耳光来自投资人。那些原本表现出兴趣的投资人,其实只是把我的项目当备胎,但并没有人轻易投资。偏好互联网项目的投资人对我说:“爆米花零食太传统,跟不上互联网的节奏”;而来自传统行业的投资人却对我说:“别纠结什么看剧不看剧,直接建工厂卖货赚钱吧”。这两种投资人都不认同我要做完美看剧零食的理念。找不到合适的投资人,讲再多梦想和计划都是空谈。这一切都太难了!


第二个耳光来自生产环节。原本以为只要有配方就能做出正宗的台湾爆米花口味,但远没有我想象得那么简单。这一切都太难了!


为了做出最满意的口味,我回到台湾的爆米花工厂里学习制作爆米花的详细过程。在接近39℃的工厂里,我拿着一根约20斤重的搅拌棒,炒了一锅又一锅的玉米,反复调整下油、下糖、撒调味粉的时间和数量。在尝了无数爆米花后,终于找到了最满意的口味。41天的学习结束后,我炒的近4000桶爆米花,堆满了工厂整整一面墙。


接下来的目标是设计一款梯形爆米花桶,以区别于传统的圆柱形设计。但这个设想不切实际,耗时过久,使得我们的创业进度也很大程度被拖延。


首先是因为梯形桶制作工艺很难,让我们屡屡被工厂拒绝,最后好不容易找到愿意生产的工厂,却时时刻刻要忍受对方“傲娇的”威胁:“你们要是再催我,爷就不干了!”


举步维艰的现实已让我难以应付,但其实创业过程中最艰辛的部分是面对家人和朋友期待的目光。


18个月中,每当朋友聚会时,好友们总会问起爆米花何时问世,我也只能一遍又一遍微笑着说:快了,快了,马上就做出来了。可实际上,我的内心焦虑不安。慢慢地,我开始羡慕那些同在创业的清华同学,在高大上的智能家居市场上他们已做到估值上亿,而我卖个爆米花都卖得如此艰难。


那阵子的我得了电话恐惧症,既害怕家人和朋友询问爆米花项目的进展,也害怕生产工厂传来不利的消息。


谁知悲剧还是发生了。在硕士毕业答辩的前一晚,我接到了噩耗,生产工厂突然决定终止与我们的合作,这意味着爆米花还没开卖生产线就断了。在现实的各种压力下,我甚至想到了放弃这个项目,让公司员工去找更好的归宿。


关键时刻是我的合伙人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:“你知道,我之前也有不少选择的机会。金融街高大上的工作没打动我,你用一桶爆米花打动了我;高我10倍的薪水没打动我,你一直以来对创业的激情和坚持打动了我。我对你的信心从来没有动摇过。”


那时我才发现,创业这件事,不是一个人就能承担得起的责任。团队内部建设、沟通在这个时候显得尤其重要。在合伙人的一番话下,我逐渐意识到了自己太过于沉浸在个人的情绪里,而忘了团队的力量和重要性。


我决定不再深陷压力、恐惧失败、患得患失,而是肩负起自己作为团队领导者应有的责任,不辜负大家的信任。调整好心态后,一切开始慢慢好转。


18个月里,投资人终于天使了一回,让我们顺利拿到融资;18个月里,曾无数次撕逼的工厂开始配合生产;在18个月后的今天,精心准备的众筹项目也顺利上线。


我知道,这一切都太难了。创业对于每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,都是风险和机遇并存。今天,我站在一个创业初生儿的身份来讲,不管这条路有多难,还是要给自己一个努力追梦的机会。即使被现实逼疯,也要为梦想发疯。


标签:O2O创业  小吃创业  
Top